吴哥Amansara之旅(下)

发布日期: 2020-06-25 03:06:40 阅读量:350

N曼生活

特别是旅游部分,从check in开始,旅馆服务人员便会根据住天数、季候与旅地状况等因素,为住客审慎排定计画,让你一点不用需花心思动脑筋就可以遍玩吴哥。

游览吴哥

避开酷暑时节中午时分的豔阳高照,在Amansara的安排中,每日,我们一律是清早即起,乘着爽凉的晨风出门,午前回饭店少息,直至午后约三四点间,热度已不再逼人后,才继续未竟的游程。

与待在Amansara resort里的一派闲适很不同,行走吴哥间,身与感官与心,始终是一刻不停歇地劳顿着忙碌着流动着的。

天气很热、日头很晒,最要命的是,大部分的古蹟,远观固然已然叫人惊叹,然却还是得要真正身体力行手脚并用费力爬了上去,才能真正窥见感受,其中堂奥。吴哥Amansara之旅(下)

希腊的神殿、欧洲的教堂以巨大的尺度令人敬畏景仰,但吴哥,则是利用阶梯的险峻,让人仆伏着颤抖着喘息爬行而上,方彰显神的至高与人的卑微。

而在这气喘吁吁腿酸脚麻当口,在所有感官都为这壮阔瑰丽无匹的胜景而由衷震慑当口,我始终不停不停地想着,究竟是什幺样的原因,令得世人,对吴哥如此倾倒着迷?

吴哥今貌的形成,约在西元九世纪到十三世纪间,分别由此时期内的几位国王,包括选择此地作为国都的耶输跋摩一世(Yasovarman I,西元889∼1050)、兴建小吴哥(Angkor Wat、也就是一般所称的吴哥窟)的闍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Ⅱ,西元1113∼1150)、兴建大吴哥(Angkor Thom)的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Ⅶ,西元1181∼1220),陆续建构完成。

然而,才不过短短数百年时光,因着战乱与环境改变,吴哥王朝从极盛到极衰,竟而终至覆亡,继而为重重丛生的密林藤蔓重重围绕掩盖;直到十九世纪,才因法国探险家的「发现」与之后的点滴挖掘还原,方重新再现世人眼前。

而我,五天行旅时间,走过吴哥初建时分的早期遗址、仍是砖造砖雕形式的The Roluos group,走过规模恢弘如一座城市、为拥有着名「高棉的微笑」石雕的巴扬寺所在的大吴哥,走过墙上壁间处处飞舞着传说里因善与恶在乳海里争持拔河、故而于翻腾泡沫里数以百千着栩栩诞生的Apsaras仙女的美丽丰姿容颜的小吴哥,走过保留下吴哥早先的蔓生颓圮原貌、几乎是整个儿为拔天大树给团团盘踞了的塔普伦寺(Ta Prohm),走过以极其妍媚的玫瑰红色砂岩所造、石雕绝艺纤巧翻飞巧夺天工竟如织锦的女王宫(Banteai Srei),走过夕照苍凉醉人的巴肯山(Phnom Bakheng),走过才只完成外观粗胚、还来不及精雕细琢便不知何故匆匆放弃了、故反而得见原始原朴力量的塔高寺(Takeo)……

吴哥Amansara之旅(下)我一点一点地渐渐领悟了,或者,吴哥的魔力,也许正在于,因为历史苍凉命运拨弄遂而曾经的消失与遗忘与停滞吧!

于是,这将近千年前曾一度繁荣昌盛睥睨四方的伟大都城,竟能够躲过时代新旧今昔的不断汰换轮替,以几乎是一整个城市的完整尺度与惊人规模,就这样保留下来。

也于是,对于立足现代的我们来说,面对这早已然遥不可及、早已然迥然殊途两异的远古岁月种种,面对这虽是断井残垣荒烟蔓草里却依旧光芒万丈的存在,凭悼里,却有着更大的惊服与慨叹。

惊叹的也许是,这许多,我们早已所失去的:

我想是,因着全心全意信仰着一个,神话和现实交错的、神人共存的世界,遂能够以着一往无前的热情和无边的想像力,以超乎想像的毕生时光与力气,专注追求,以今日眼光来说几近不可思议的,极致艺术与美的完成。

那是远远超乎于,今日我们所极端看重的,实用与功利之外的完成呢!——细细端详、玩味所有吴哥遗迹的一景一物一墙一柱一石,我深深有着这样的感受。

这平地拔起的高台、这高耸的尖塔、这重重的门廊、这仰之弥高的陡直长梯、这森罗密布的窗栏、这每一方寸都有瑰丽纹饰的天花和地板、这百千幅纤毫毕现缕缕描绘了神的人的传奇故事生活点滴的迷人壁画、这成千成百姿态表情各异的微笑面容与仙女舞姿……

没有一样是「有用」的!一切都只为了成就、只为了彰显,彼时人们对于未知世界未知事物的虔诚敬畏和倾慕和梦想,因而创造了,恐怕是已然太世故的我们永远也再无可能企及的,绝世的华丽与奢侈。

吴哥Amansara之旅(下)「形随机能生」。曾经如此信守着现代主义信条的我,曾经如此坚持着若建筑与空间与物的形构样貌若不能与实用与机能关连紧密、便不能称之谓美甚至全无价值的我,在这样纯粹这样天真执着的相信与热情的美之前,不禁剎时羞赧无言。

然后,乍一醒觉,仍旧知道的是,近千年忽忽而走,这城这墙这柱这门这梯已剥落已斑驳已崩毁已颓圮,过去的,早已然既成过去……

日暮。乘着逐渐幽蓝黝黯的天色回到Amansara。房内,几上蜡烛正摇曳着昏黄的安静微光,庭园畔落地窗前的浴缸在我们赋归前就已悄悄注满了水、水面上漂荡着一朵一朵清芬净白的莲花;等待着,将旅人们从一整日吴哥游览里承载了来的、也许太疲惫太沈重的一些什幺,悉数涤去。

于是,就这幺卸去一切,将身体沈入水中,氤氲热气中,原本酸麻的四肢流转不停的心渐渐舒展了纾放了,凝然静默间,再忆起白日里吴哥景物种种,只觉如梦……

关于吴哥的二三事

吃在暹粒

虽说Amansara里的膳食已是一定水準以上,然而,想体验纯正当地风味,走入暹粒市街,是另一绝佳选择。

柬埔寨料理风格介于泰式料理与中式料理之间,一样缤纷着各种各样的南洋香料,却并不过于辛辣逼人,辛香里洋溢着几分温润温煦之感;且由于毕竟不是久经富庶之地,遂而菜色样貌也显得较家常质吴哥Amansara之旅(下)朴,十分平易可人。

尤其值得玩味的是,由于地处观光胜地,交流互动频繁了,遂而不少餐厅也因而逐渐沾染洋风,端出颇具东西融合风味的fusion菜餚,别是另一番不同意趣。

暹粒市场风光

人到吴哥,一定不可错过的,自是暹粒市中心区的旧市场(Old Market)。

市场里,除了有栉比鳞次的古董旧货市场,当地手工银器、织品、草编容器、古物旧货、以及充满南洋风味的红纹旧陶瓷餐具任君选择外;更别忘了探探洋溢亚洲喧闹拥挤气息、生鲜蔬果海鲜肉品香料齐备的菜市场。

不管是各种颜色形状都有的辣椒、几乎是无处不见的香茅、成团成捆热腾腾刚做好的米粉、味道逼人的腌臭鱼、色彩鲜丽的各样热带水果,以至一根一根硕大的、述说了曾经的法国殖民历史的棍子麵包……,让你领略当地食材样貌、饮食风情,同时也更深入贴近真正在地的生活节奏生活脉动。

洞里萨湖水上城市

吴哥遗迹之外,暹粒近郊洞里萨湖(Tonle Sap)的水上城市,是另一深深触动我心的景点。

乾季与雨季面积相差有六倍大的洞里萨湖,湖上人们以船为家、赖水为生;据说乾季水少时,便将船移至湖心落脚,雨季水涨,再改迁湖畔。水上有教堂、有学校、有杂货铺、五金行、修船厂、有餐厅、渔业养殖场……,白日天气热,湖面上少见人迹,却是要等到向晚风凉时分,大伙儿方纷吴哥Amansara之旅(下)纷划了小艇出来,买卖交易互动往来,其乐融融……。

与自然共生共处紧密相依相伴、无所抗无所争的生活方式,看在也许自认更富裕更文明的我们却因着与山与水争地竟而渐遭反噬的我们眼里,是不是能够多点反省反思?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吴哥Amansara之旅(下)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相关文章